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特色文化 >

东风随春归 发我枝上花

时间:2019-02-25 10:5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冯娟

上午在给一个花盆移动位置时,手一滑,它就掉地上打烂了,深褐色的泥土撒在了地板。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多肉盆景,土壤也不算多,但当我蹲下身去收拾整理时,竟然看到其中许多蠕动的小生物,有黑色的,有白色的,针尖样大小,无法辨明它们的种类。那一刻心里在感到害怕的同时,又有很强烈的惊喜,果然是春天来了,连这些小生命都从冬眠中醒过来了,万物复苏不是空话啊。

其实,今年感觉到春天到来还在更早的时候。小区附近有一条大马路,中间绿化带上种了许多的黄花风铃木。从汕头回来的第一日,虽是晚上,但路灯下,仍看到那一树树嫩黄的花朵在发光。整棵树,通体都是花朵,没有一片叶子,单独一棵已经很耀眼,更何况整条路都是。开着车缓缓地从它们旁边经过,不只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花香,似乎还听到了一首首动听的曲子,那是澎湃磅礴的春之旋律。

三年前,邻居的一位大爷,在家门口转角处植了一株桃树,当时瘦巴巴的很不起眼的一株树苗,想不到才过两年,已长成好大一棵,枝条舒展,蓬蓬如盖,形态甚是优美。且,每年春天来时,亦数它开花最勤奋郑重,一枝一枝,一簇一簇,像一个毫不知惜力气的少年,伸到人行道上的枝条,仿佛一双双要急切抚摸行人脸颊的手掌,俏皮,生动,活泼,很有杜甫“黄四娘家花满枝,千朵万朵压枝低”的神韵。

像黄花风铃木一样,先开花,后发叶的树木,城市中常见的还有异木棉和玉兰。异木棉树形看上去很粗笨,像一个凸肚的乡下汉子,深黛色的皮肤上还起着一层细密的毛刺,未开花前很是普通。但花一开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花瓣阔然大气,是浅淡娇羞的粉色,带着锦缎丝棉的质感。具体的开花时间,它们亦像是开会讨论过一样,突然的某一天的某一刻,整树花苞全部绽放,仿佛攥着劲要给城市一个惊喜。

我爱极了它们开花的样子,远远看去,像一场美梦。

玉兰有许多别名,望春,玉堂春等。之前不常见,家附近只遇到过一棵,浅紫的颜色,圆鼓鼓的一个花苞,像带着婴儿肥的脸。花若盛开了,颜色便淡了下去,那种可爱的天真感亦瞬间减弱,有力气用尽后的颓唐。

玉兰的花形比异木棉更大,更端庄,树枝却并不出众,哪怕极细瘦的枝条,花开起来,也是一树树的,丝毫不示弱,我却隐隐地为它们担心,仿佛瘦弱的颈项上戴着极不合适的巨型皇冠一样。玉兰花谢的时候,更是与众不同,很有份量的硕大花朵,一颗颗的,从高处跌下,重重扑落在地上,扑扑的声响里,仿佛还带着不甘愿的叹息声。

田野里的花更多。记得小时候,有一年的春天,放学回家的路上,经过一片开阔的草地,碧绿无边的草地上,紫色的小花开得绵绵密密,热热闹闹,绵延无边,仿佛春姑娘铺下的一张华丽的毯子。虽然不知道花的名字,但小小年纪的自己,仍然被那花开的美与盛大震憾到了,一个人在那片开花的草地前,驻立良久,欲语不能。那一刻内心的感动与惊喜,现在仍然记得。

我们的祖先,一直有春天踏青看花的习俗,《晋书》中就曾记载,每年春天,人们都要结伴春游,这种习气在唐宋时期已经普及,到了宋代,踏青之风更是盛行。魏晋时期人们开始把郊游视为陶冶情操的一种方式,当春天来时,在豁然明丽的山河间品茶,看花,饮酒,作诗,清谈,天下第一行书《兰亭序》就是在此时诞生,暮春三月,烟光流离彼时的女子春游时候如果遇到好花就会“铺席藉草,围坐一圈”一起赏花,单想象一下,就觉得好浪漫。

清代的李渔很爱生活,曾在《闲情偶记》里写道:弄花一年,看花十日。他不是在感慨养花的辛苦,而是遗憾,赏花时间太过短暂。于此,也没有其他办法,只能在花开时,玩得一日是一日,赏得一时是一时。

年轻时,觉得看花浪费时间,并不能体会到花开的美好,反倒是年纪愈大,愈知晓,每一种美的珍贵,特别是绽放中的花朵,它们是大自然的恩赐,是时间与生命的礼物。纵然风起花落,十分短暂,但人生亦不过如此,清冷有时,热闹有时,寂寞有时,繁荣有时,无论如何,一切皆是风景。花尽力开时,我们尽力去看便是。(作者系广东省东莞市文学爱好者)


(责任编辑:枣庄市中新闻网)??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首页 ??|??ag自动下注软件|开户??|??ag9.vip|官网??|??ag亚太集团|开户??|??社会新闻??|??六个市中??|??招商引资??|??现代农业??|??生态环保??|??权威发布??|??外媒聚焦
CopyRight 2015-2020 枣庄市中新闻网(www.zzszxww.gov.cn) All rights reserved. 枣庄市市中区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
鲁ICP备15044697号 联系电话:0632-3083203 新闻热线:3083203 Email:zzszxww@126.com